加载中......

平台公告

> 媒体报道

网贷平台银实贷资金链断裂 投资者跪求老板还债[返回列表]

  • 时间:2014-08-29 12:00:00
  • 来源:
  • 阅读:1013次

  “银实贷”出事 投资者跪求老板还债

  网贷,又称P2P网络借款。指的是那些有资金并且想理财投资的个人,通过第三方网络平台牵线搭桥,使用贷款的方式将资金贷给有需求的人。作为互联网金融最早发展的模式,网贷为很多急需资金的人提供了便捷通道,但是因为部分经营者的违规操作,网贷平台的风险急剧累积,我们之前的节目也曾报道过,近期全国多家网贷平台到期无法兑付的情况。 就在最近,内蒙古包头一家成立仅2个月的网贷平台就因资金链断裂再次曝出倒闭传闻,一千多万资金无法兑付, 投资者为求回本,只能从全国各地去到包头上门讨债。 一起跟随记者到包头去了解一下。


  一大早老板宋福来到公司,发现自己办公室门竟从里面被反锁上了。 情急之下他一脚踹开房门,却看到公司的一名投资者正沉默地跪在里面。 这件事情发生在包头一家名为福华投资的办公室里面, 这个公司在网上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银实贷”。今年8月中旬上线后,仅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银实贷就以月息超过4分的高回报吸引了上百名投资者3000多万的资金。


  网贷投资人表示:开始投了15万左右, “十五”之后, 经过跟这个工作人员的交流,感觉到他们这个平台还是一个不错的平台, 差不多投到,本金投了44万。


  网贷投资人告诉记者:因为说,银实贷当时, 一月标都差不多人气很旺, 都是靠抢得,第一次投了17万, 感觉还行,陆陆续续这四五天大概投了一百多万。


  国庆假期前,许多投资者最初所投一月标都到了还本付息的日子,银实贷却发出一则公告称由于平台受到黑客攻击,数据丢失,导致暂时无法提现,并承诺10月8日后可恢复正常。在随后几天平台公告又称由于受攻击期间平台无法接受投资,资金周转不灵,仍无法兑付。一系列公告急坏了网上上百名投资者,记者拿到的一份投资记录显示,他们在银实贷的投资少则数百,多则数百万。网络上迅速组建起了讨债和维权的QQ群,几名投资者甚至跑到包头去上门讨债。 不过讨债进展并不顺利,投资者们往往上午得到一个可以当天兑付的许诺下午又被告知老板还没有筹到钱。 无奈之下,几个投资者按照网上公布信息抹黑找到平台负责人宋福的住址,不过里面并没有人住。


  现在我们跟着他, 说没地住要去他家住, 他直接就去宾馆。 他就怕这个,昨天晚上就是, 哎呀怕得不行, 今天直接就住宾馆去了。


  像这样的谈判每天都要有个一两回,但每次都收效甚微。 银实贷负责人宋福每天除了接待上门讨债的投资人就是忙着在外筹款,而每天坐在网贷平台的办公室里喝水和等待成了投资者们唯一能做的事情,他们当中时间最长的已经在平台蹲守了一周。 投资者告诉记者,看着老板每天四处筹钱可就是无法兑现承诺,他们的心情除了焦急就剩下无奈,这才出现最初投资者讨债下跪的情景。


  我们也想到了维权(报警), 但是这块怎么说呢, 作为投资人来说心里是很矛盾的, 如果把事情搞得闹得太大太僵, 对我们自己也不利。 就跟逼债一样, 你给一个人搞死了, 你还问他要什么钱呢。


  “拆标自融” 高风险操作资金链断裂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了一个现象,在银实贷平台电子账户上,所有投资人的名下其实都显示有钱,可钱就是提不出来。那么,“银实贷”到底有没有钱,本应还给投资人的钱又去了哪里?


  投资人给记者打开了他在银实贷的电子账户,里面清楚显示了他投入的资金,以及所投项目到期后应得的本息,在资金信息一览中显示,他的账户中有100多万可用资金,但钱就提不出来。那么,是平台有钱不给吗?在事前的暗访中,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平台确实是拿不出钱了,而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是采用了“拆标”的运作方式。


  所谓“拆标”是平台为了迎合投资人心理所经常采用的做法,投资者通常认为借款的时间越短他们的资金就越安全,所以平台就会把长期借款拆成一个个短期借款,这个期限通常为一个月。 那么伴随着“拆标”平台就需要为自己蓄一个资金池。 他们的做法通常是,从众多网民的手里以回馈标、秒标甚至一些虚假标的的名义将资金吸纳到平台上来,形成这样一个资金池。 再由平台对资金的流向以及借款期限进行再分配。 那么只要不断有新资注入,平台就可以借新还旧。不过, “拆标”会给平台带来流动性风险,如果有投资人不再续投或要求提前兑付,平台就很可能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机。银实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平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比如说,像房地产。我们一个房地产项目过来借款一千万,不可能我们直接发一千万的标在上面, 借款期限在三个月,三个月一千万,那肯定不好满标, 我们把它拆解成不同的小标, 然后分一个月的两个月的,是这样子的。


  银实贷负责人 宋福 告诉记者:他们把这个网贷给我做得好好的就行, 资金方面由我给放出去, 由我在外头跑。这应该是安全的, 一旦哪个地方要是比如说是拖欠了给不了了, 有不良的了, 我想办法, 我来给补平。 都是这么搞。


  除了拆标,银实贷资金链断裂的另一大原因是自融。银实贷老板宋福同时拥有一家名为福华煤炭的企业,他将银实贷平台上五百多万的资金投入到福华煤炭当中。 不过投资者们却表示从未投过福华煤炭的借款项目,记者在银实贷的网页上也找不到福华煤炭的借款记录。 宋福说,现在向银行借贷困难所以本想用完快速把钱还上,可近期煤炭行情下跌,煤炭卖不出去,钱自然也被套在了里面。


  银实贷负责人 宋福表示:我想的简单, 投资人给我投进来, 一千万两千万, 我是能用得着的。 所以我说这多保险的事情啊,咱用就用, 不用就赶快给投资人再还回去。


  网贷是否合法 ? 法律专家说法不一

  那么银实贷的这一系列做法, 是否违反法律呢?记者就这个问题采访的几位法律专家表示银实贷的经营过程确实触及法律红线,但他们对罪名的定性却观点不一。


  大宸律师事务所 成方兴告诉记者:网站平台没有按照协议的要求, 没有按照投资人的指定投资, 是种违约行为\这种我认为更符合非法经营的犯罪特征, 正确说应该是中非法经营行为。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 黄震 告诉记者:肯定是违法了。他们拿这个钱放贷出去了, 也是变相吸收公众存款, 何况有的把这个钱挪作他用, 或者说捐款逃跑, 那就是集资诈骗, 就是犯罪。


  记者调查发现,我国规定P2P网络借贷平台只需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在工商管理部门进行注册,根据《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及《互联网站管理工作细则》的规定在通信管理部门进行备案,其设立条件与其他有限责任或股份有限公司并无不同,市场准入标准并没有因其“民间借贷中介”的定性而有特殊要求。行业内也并未形成统一、细致的操作规范,这给予了网站比较大的自由运行空间,也很容易出现擦边球的业务活动。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 黄震告诉记者:无准入门槛, 无行业标准,无主管机构。 三无状态下,谁都可以进来, 有能力的没能力的,有资质的没资质的, 有实力的没实力的, 那么可能没实力没后续支持的等等很容易冲进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也进来了。


  东北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 王岩表示:我们国家应该有这样一部法律或法规来专门规定网贷平台究竟允许不允许, 合法不合法。 从网贷平台跟投资人债务人关系上来说, 也应该对他们的这种协议和合同进行微观的管理, 应该在这里面进行一些权利和义务和风险的提示, 以及网贷平台应该从事的业务的限制。


  平台两极分化明显 业内外呼吁监管

  实际上P2P网贷并不是坏事,在国外已经发展相对成熟。 它满足小微企业的借款需求也给投资者带来不小收益。不过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网贷状况瞬息万变,而监管总是慢于创新。即便是在网贷的发源地—英国,也是在出现后第七个年头才被认可。


  目前我国网贷行业还处于监管之外,许多毫无经验甚至别有用心的人都可以轻易进入该行业,因此平台质量良莠不齐。专家表示年关将近,未来几个月很可能会有更多平台出现提现困难甚至倒闭的问题,建议相关监管尽快提上日程。


  采访中记者发现,银实贷老板宋福过去一直经营煤炭行业,并没有任何从事网贷或者金融业的经验。一次从其他网贷平台借贷的经历让他萌生了开办平台的想法,而他把平台开办起来更多是为了给自己的企业融资,同时也放贷给周围熟识的朋友和企业。


  银实贷负责人 宋福表示:连续两年,银行也不贷给我们款, 特别我们煤炭水泥钢材都是国家不支持的, 一看有这样的企业,我说这是很好的平台, 有这个企业,比如说拿回来帮助这帮朋友们弟兄们在一起, 他们利润高, 他需要这笔钱, 我们就可以做。


  银实贷负责人 宋福表示:从决定或是有兴趣起意做这个平台, 到平台上线中间又多长的准备时间也就是20多天, 不到一个月。


  由于平台注册门槛低,像银实贷这样的平台越来越多。近半年网贷行业出现了很大的分化, 据网贷天眼统计,目前有三成平台利率在25%以下,借款期限以3--6个月为主;有4成平台利率超过40%,借款期限多数在1--3个月,甚至还出现几天的期限。那些倒闭或者跑路的平台大多属于后者。 今年以来,出事平台当中8成只开办了不足半年,甚至出现了上线三天就跑路的平台。到了11月,一天之内 徽煌财富、 宝丰财富、 鹏城贷三家平台同时出事。


  网贷投资人告诉记者:现在每天会出现一个到两个平台是提不了现的这个问题。 每天都有一两个平台出事


  网贷投资人表示:我根本没心思工作,出事的平台那么多, 我肯定把我的钱要回来啊。 我现在都跑了三四个地方了。 投在这个网贷平台一共是两百多万吧。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央行等部门已经对包括拍拍贷在内的多家平台展开调研,有望把P2P网贷平台纳入监管。不过专家也提示,年关将近未来几个月内可能有更多平台出现问题,国家相关部门的监管急需提上日程。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 黄震表示:年关讨债做账是国人的习惯,我觉得当前最重要的是公安部门应该进行防止刑事犯罪, 在这里面搅局。 如果能够把这些犯罪分子有效进行防范,将会极大有利于行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