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平台公告

> 媒体报道

网贷平台不会告诉你的秘密[返回列表]

  • 时间:2014-08-29 12:00:00
  • 来源:
  • 阅读:907次

  目前,网络借贷市场几乎疯狂的自由状态使很多网贷公司意识到了洗牌逼近,他们纷纷呼吁立法监管试图把眼前混乱的行业拉回正常轨道。


  网站的放贷途径五花八门。“有人放在自己的小贷公司里。现在小贷公司资金紧张,资金来源需要解决,P2P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融资途径。也有人在网站低价拿到资金,然后在网上或拿到民间找到一个高价借款的再放出去。”对于是否有其他投资途径或贴补自己其他企业,该合伙人认为,没有什么行业比“钱生钱”更具吸引力。


  除了放贷这一生计,还有的网贷公司拿着融来的资金投到了平台运营中。


  据介绍,要成功运营一家网络借贷平台,前期的成本投入不是小数目。“建立一个网站花不了几万块钱,但后期运营成本巨大,主要是人力成本。保守计算,要成功维持一个网贷平台的正常运营,一个月起码要有30万元的投入,而且网贷公司通常需要备出两三年的资金。”


  不幸的是,高投入并没有换回高产出。多位受访者表示,目前整个行业仍处于培养期,要想赢利至少要3年以后。“现在绝大部分公司还在烧钱,有的烧自己的钱,有的自己的钱烧没了就要融资了,于是,他们便把平台作为自己的借款工具。”


  正常情况下,网贷公司的主要赢利途径是收取借贷双方的平台费,但在当前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正规模式似乎已经不能维持网贷公司的生活。不少受访者对记者坦言,一头扎进来的网贷公司在运营过程中发现前景并非当初设想的那么美好。“激烈的竞争、蕴藏的风险、巨大的投入把网贷公司一步步逼到现在的境地。”


  自己担保

  新金融记者以投资人身份在与多家网贷平台客服沟通时发现,行业竞争、甚至同一家公司不同客服间的竞争都异常残酷。


  在咨询时,不少客服要记者在“他”的介绍下注册成为会员,并要指定“他”为“我的专职客服”。某网站客服小斌告诉记者,他们的提成是按照投资人的投资比例计算的。“你投资1000元,我就有1块钱提成,1%。。”而另外一家网贷客服007则表示,他的提成是投资额的1.5%。,如果记者能介绍朋友过来投资,他可以让出0.5的份额作为记者的报酬。和这位客服同一家公司的另一位客服莉莉则更为直接:“你介绍一个客户成功成为付费VIP,投资超过5万,我返50元给你;不超过5万的,我返30元给你。”


  这只是平台客服间私下的勾心斗角,网贷公司间的竞争则摆到了台面上。采访发现,越来越多的网贷平台贴出“担保标”。意思是,如果借款人逾期不还,由网站代为偿还给投资者。一家网贷公司负责人告诉新金融记者:“每家公司都有自己额外的资金池,公司从发标人管理费中提出2%~3%注入这个池子。这部分钱是用于弥补那些逾期款项的。”他强调:“代偿部分,网站只还本金,没有利息。”之后的追偿则由网站自己解决。


  新金融记者浏览众多借贷网站发现,相比普通标,“担保标”明显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某借贷网站上的一个借款额500万、24%利息收益的“担保标”已有100多人投标,记者随即向客服询问,该客服称,发标人为该网贷公司的执行董事。那就是说:网站自己发标融资,自己为自己担保?!


  这样的风险不言而喻。更为可怕的是,“担保标”使投资者认为是“板上钉钉”的事变得不确定“担保标”吸引了大量投资者,一旦网站出现问题,便一发不可收拾。


  前述网贷平台负责人称,“担保标”只是网站给投资者的一个心理安慰。“如果不做,很多消费者就不愿意投这个标。以前有一家公司没有做”担保标”,就发展得比较慢。于是他们迫不得已在去年下半年也做”担保标”了。”


  其实,“担保标”也不全是网站自己发的标。该负责人称,有一些“担保标”还是真实的。据介绍,网站搞“担保标”风险很大。网站不可能对每个标都进行实地考察,只能通过借款人提供的资料加以判断。“我们做网络借贷要审核贷款人的资格,必须要去央行查询借款者的征信报告。原来我们让借贷人自己去查,但现在不行了,现在自己查询只能看到总数据的20%~30%,这对我们来说风险很大。”于是,有些网贷公司只能绕道委托其他公司间接与银行合作,委托银行去查。


  “有的平台为了冲业绩会忽视很多风险,比如一个借款人在多个平台借款难以规避,这需要行业内有一个信息资源共享机制。”该负责人称。


  洗牌在即

  据了解,现在的网贷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一般都有100多人。一位网贷公司员工告诉新金融记者,他们又准备搬家了。“最近招进来不少人,现在的地方有点挤了。”不仅现有公司员工扩容,新的网贷公司也在拼命挤入这个市场。记者在QQ群里几乎一个星期就会看到一家新的借贷网站客服打广告。


  对于目前行业中的乱象,正规经营的网贷公司表示担忧。一家借贷网站总经理认为,在目前网贷操作流程中,一个致命的漏洞纵容着种种乱象的发生,即行业内没有实现资金和账户的分离。“行业内很多公司都有非法集资的嫌疑,项目或公司里的钱打到老板个人账户中,这都是不被允许的。”该经理表示希望跟银联等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做到技术剥离。“有第三方支付平台帮我们管着这个钱,谁都动不得,那样资金就安全了。”


  事实上,有的公司已经在与银行洽谈资金托管的合作事宜。但据了解,银行对此并不热衷。一位银行人士直言不看好这一行业,认为风险偏大。


  而现实中的主要合作方第三方支付平台在“排雷”方面做得似乎并不够。“我们现在跟第三方支付平台签的是战略合作协议,第三方甚至都不会去审核客户的基本情况,所以才会出现”淘金贷事件”。”前述总经理说。


  在目前混乱的状况下,各家网站只能自求多福。“这个行业很多家发起人对自己的预期是两三年内必须上市,因为两三年之后行业会面临大的调整。但以目前状况看,我觉得会提前洗牌。本来我认为明年上半年差不多,但恐怕今年年底前就会有动静了。”一位借贷网站负责人称,在这个“备战”时期,要铆足劲往前跑。“一旦洗牌,后面的要么被并掉,要么就死掉。”


  目前,网络借贷市场几乎疯狂的自由状态使很多网贷公司意识到了洗牌逼近,他们纷纷呼吁立法监管,试图把眼前混乱的行业拉回正常轨道。于是就有了人人贷、翼龙贷入驻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的消息。这被看做是网络借贷的一次“正身”。翼龙贷董事长王思聪介绍,服务中心对网贷平台在很多方面都做出了规定。比如:不允许平台自己发标自己融资、投标人不得超过5个、个人抵押借款不能超过500万、资金必须银行托管等。


  业内人士分析,如果从上述几项加以限制,网贷行业出现严重风险的可能性不大。但也有人认为,“标准”过于严苛可能会限制行业发展。温州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负责人许智潜表示:“中心里的企业必须接受金融办的监管,之前从稳定的角度考虑,对网贷公司做出了一些规定,未来可能根据实际情况做出调整。”许智潜同时放话:“未来不会再考虑引入网络贷款公司。”这对信心满满期待“收编”的网贷公司来说是一个打击。


  不过,前述借贷网站负责人透露:现在央行也在跟网贷行业主动接触,了解行业内情况。该负责人称:“估计过一段时间会有相关政策出台,那也就是行业洗牌的时刻。”